發表於 健康新思維徐嘉博士

葷素搭配:科學還是偽科學?

“葷素搭配”是最沒有信息量的詞之一。每個人都在葷素搭配,除非你是那不到1%的vegan(純素食者)。

 

正因為如此,它也是影響最深遠的詞之一,因為其直接效果是鼓勵大家接受現狀,不做任何改變

 

不改變的結果是,我們的病人越來越多,醫院越蓋越多。因為現代病都是吃出來的。

 

 

01

 

不管是養生堂還是社區講師,不管是營養師還是吃瓜群眾,葷素搭配總是掛在嘴邊。在美國也是這樣,只是他們說的沒有這麼冠冕堂皇罷了。

 

去年在華盛頓召開的國際營養醫學年會上,一位資深營養專家在台上介紹關於抗衰老的研究。她一個一個營養素分析研究的很全面。當然,她發現吃的越素越有利於抗衰老

 

但是仔細看她的食譜設計,雞肉赫然在目,只是比例小一些而已。課後我到前面問她,有什麼依據要在食譜裡加進去雞肉。她就開始支支唔唔,閃爍其詞。到最後我發現,沒有什麼科學原因,僅僅是習慣性加進去了而已

 

最嚴格的學術研究都受到個人飲食習慣的影響,就不用說日常生活了。

 

我們的工作和生活往往被沒有數據支持的看法或偏好所左右,這就是想當然

 

延伸閱讀:為什麼有人天天紅燒肉,活了90多歲?

根據百度百科,“憑‘想當然’,得到的結論(判斷)錯誤會滾滾來。對於科學研究危害極大。……我們必須消滅這些錯誤的思維方式。用邏輯學配合自然科學、社會科學真理進行科學思維,才能夠得出正確的結論。……否則真理近在眼前也會發現不了。”

 

02

 

其實主張葷素搭配的人也有他們的邏輯:葷食提供一些營養素,素食提供另外一些營養素,搭配在一起,營養是不是更齊全?

 

根據這個邏輯,我也可以說:葷食裡面有一些毒素,素食裡面有另外一些毒素,搭配在一起,會不會更毒

 

所以想當然是得不到客觀結論的,我們需要做的是深入分析一下,到底葷食和素食在我們的膳食結構裡各搭配了什麼東西,這些東西對我們的健康有沒有益

 

植物性食物可以提供什麼?

 

碳水化合物、蛋白質、不飽和脂肪;維生素、礦物質;膳食纖維;抗氧化劑、植物生化素… 這些最重要的營養素,植物性食物都可以提供

 

動物性食物可以搭配什麼?

 

膽固醇:堵塞我們的血管;

延伸閱讀:美國2015年膳食指南真的取消對膽固醇的限制了嗎?

 

飽和脂肪/反式脂肪:導致糖尿病、肥胖、心腦血管疾病、腸漏綜合症;

延伸閱讀:是為心臟病平反的時候了 

什麼?糖尿病、過敏性鼻炎和甲狀腺結節竟然是同一種病?

糖尿病治不好,病人負全責! (二)

如果不避免這類食物,吃素不吃素都容易得心臟病!

動物蛋白:促進癌症、鈣流失、腎結石;

延伸閱讀:雜環胺:這種強致癌物大家每天都在吃……

聖誕老人說:送你一招,大幅提升血液的抗癌能力!

 

環境毒素、農藥殘留、激素、抗生素… 

延伸閱讀:身體有毒素?生個孩子吧!

吃飯贈送興奮劑?這個買賣要不要做?

 

維生素B12、維生素D和omega-3脂肪酸對健康很重要,但是科學合理的全植物性飲食完全可以滿足我們的需求。

延伸閱讀:吃素這麼久還各種不調?你可能吃的是假素!

維生素B12答疑彙總|糞便中富含的營養素

魚、魚油?亞麻籽、亞麻籽油?喬布斯留下的營養學困惑

 

看來動物性食物並沒有搭配什麼植物性食物不能提供的營養,搭配進來的都是毒

 

03

 

著名的羅馬琳達大學AHS-2研究涉及近十萬人,發現糖尿病、高血壓、肥胖、癌症、代謝綜合症的發病率隨:純素食-蛋奶素-吃魚-“半素”-非素食的膳食結構趨勢遞增。換句話說,葷素搭配充其量僅僅在這個譜系的中間而已,不是最佳的飲食結構

 

 

坎貝爾博士在《救命飲食》裡指出,70年代時我國普遍的飲食結構更接近於低脂素食。他發現,即使某些地區的膳食中加入很少量的動物性食物,都對癌症等多項健康指標造成很大影響

 

坎貝爾博士得出結論,最健康最科學最合理的飲食結構是純的全食物植物性飲食

 

 

其實不僅僅坎貝爾博士,很多最有貢獻的營養學家都持這種觀點:BenSpock, Denis Burkitt, Dean Ornish, David Jenkins, Caldwell Essylstyn, NealBarnard…

 

04

 

記得有篇發表在美國某醫學雜誌上的論文,在得出素食更健康的結論後,繼續寫道,可是普通老百姓不會接受植物性飲食,所以還忘了這件事吧(不用和他們提素食更健康了)

 

這句話可是出自一個醫生之筆!

 

醫生應該是健康飲食的引領者。醫生有義務把最健康最科學最合理的飲食結構告訴患者。能否做到,做到多少是患者的事。我們沒有權利替病人做選擇。我們不能因為自己的飲食偏好失去客觀性。

 

或許這位醫生的想法很有代表性,葷素搭配才大行其道。

 

“少吃點肉”的意思是“少吃點毒”

 

佛萊明心臟研究發現,有35%的心臟病突發,發生在膽固醇4-5.2 mmol/L的範圍只有指標在4 mmol/L以下才比較安全

 

也就是說,即使我們體檢膽固醇讀數“正常”(<5.2 mmol/L),仍然有很多人會死於心臟病

 

70年代,85%的國人膽固醇低於3.9mmol/L。那時我們的飲食接近於低脂純素。

 

所以比起宣傳純植物性飲食,“少吃點肉”意味著每年多死19萬人(中國每年58萬心臟病突發的35%)。

 

05

退一萬步說,假設我們的目的是要引導大家調整一下飲食結構而已,多吃些素食,那也應該倡導全素

 

葷素搭配可以指10%葷90%素,也可以指90%葷10%素。宣傳葷素搭配無異於告訴大家要維持現狀。這是不做生活方式改變的最好藉口。

 

即使人們完全同意我們的純素建議,在執行中,多數人會做這樣或那樣的修改,也不一定做得到完全素。所以作為健康教育工作者,我們不需要擔心大家都吃全素了賣肉的丟了工作,而更需要擔心大家不做任何改變。

 

這就好比宣傳戒菸,如果我們建議吸菸者少抽,我們的建議是無效的。因為少抽無法定量;即使定量,也很簡單被習慣和菸癮牽著走。

 

說穿了,“葷素搭配”不過是給我們的口腹之慾找藉口罷了。正是在這種自我放縱思想的指導下,我們的營養教育沒有結果。病人還是越來越多,國家不堪重負,老百姓依然病不堪言。

 

拿我國居民第一大死亡原因心腦血管疾病來說,低脂純素是唯一一種被科學證明可以逆轉治癒的方法。既然如此,低脂純素是不是應該成為我們最基本的飲食模式

鑑於無可辯駁的臨床證據,美國的醫保結合體KaiserPermanente要求其體系下面的所有醫生向病人介紹素食的重要性,不管那個醫生本人吃不吃素。

 

作為健康天使,醫生首先就應該做表率,選擇最健康的飲食。現在,美國至少有數百名不但自己踐行,而且使用植物性飲食治療疾病的醫生

 

在中國用植物性飲食治療的臨床醫生也越來越多。不遠的將來我們將真正回歸醫學鼻祖們教導我們的:

 

“夫殺生求生,去生更遠。”- 孫思邈

 

“讓食物成為你的藥物。”– 希波克拉底

 

 

 

參考文獻:

Am J Clin Nutr. 2014 Jul;100 Suppl1:353S-8S

坎貝爾《救命飲食》

Am J Cardiol.2001 Aug 16;88(4A):16F-20F

Am J Cardiol. 1998 Nov 26;82(10B):18T-21T.

《中國心血管報告2015》

J Fam Pract. 1995;41:560-568.

PrevCardiol. 2001 Autumn;4(4):171-177.

JAMA 1998; 280(23):2001-7.

Am J Cardiol. 2008; 101(7):911-8

Perm J. 2013 Spring;17(2):61-6.

https://www.plantbaseddoctors.org/

文:徐嘉

部分圖片來自網絡

排版:閃耀

朗讀:小王紙

-END-

文章原始鏈接

 

作者:

Dr. Lisa Lai is a consultant expert in biology, education and healthy living. 賴博士擁有生物碩士與生物教育博士學位,喜歡跟大家分享蔬食營養知識、旅遊食記,以及愛美相關心得。賴博士曾任職美國責任醫師協會的醫學研究專員,對動物實驗以及替代方法有所研究。她目前是醫師協會的中英雙語媒體專員,收集並分享各式蔬食營養資訊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