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於 健康新思維徐嘉博士

高血壓是最容易被逆轉的疾病,可我怎麼……

今天和大家分享一下關於高血壓的最新數據。

高血壓發病率在咱們國家一直處於上升的趨勢。

目前,我國把“收縮壓高於140毫米汞柱,舒張壓高於90毫米汞柱”定義為高血壓。

根據這個定義,從1960年開始,我國高血壓發病率一直在上升,到了2012年,達到了四分之一成人的比例[1]

最新發表的對31個省170萬35-75歲居民的調查表明,我國高血壓發病率達到了44.7%[2]

   01   

什麼是

理想血壓

而另一邊,美國心臟病協會在2017年底,把高血壓的定義降到了130/80[3]

這樣做的原因是:

 

薈萃研究發現,對於血壓110/70,或者更高的人來說,如果吃降壓藥,可以降低冠心病和中風的風險[4]

 

也就是說,最理想的血壓可能要比110/70還低,可能在100以下。比如說高壓在90-100,低壓60左右。

 

按照美國心臟病血管的新標準,我國成人高血壓的比例可能已經達到百分之六十以上[5]

 

中華民族又到了最危險的時刻。

 

更令人擔心的是,我們的確診率並不高。也就是說,一多半患者不知道自己有高血壓!

 

對於確診的人,服降壓藥的只有很少一部分,而吃降壓藥並且能有效控制血壓的是更小一部分[2]

高血壓是很重要的健康話題。

 

   02   

影響血壓的因素

 

根據歐姆定律,血壓等於血流乘以阻力,I×R。

 

我們的器官需要一定的血流I來維持其正常的生理功能。

 

血流不能太高,也不能太低,基本是一個常數。

 

有一類藥物,主要通過降低心輸出量,比如降低心率,來達到強行降壓的目的。

但這樣同時會導致器官所需的血流得不到滿足,所以這類藥物難以長久服用。

較好的方法是,通過降低(外周)血管的阻力R來降低血壓。

 

影響血管阻力的變量有三個:血液粘度η,血管長度L,血管半徑r

 

我們吃一頓高脂餐,血液的粘稠度會增加,血壓會受到影響。

我們服用阿司匹林,是通過抑制血小板凝結,來降低血粘度。

 

影響血管長度L的變量中,最典型的是:肥胖。

身體的脂肪組織越多,血管的總長度越長,高血壓的風險越大。

因此肥胖是影響血壓的一個很重要的變量,而減肥可以幫助控制血壓。

 

血流、血液粘度、血管長度,都不是最重要的變量。

最重要的變量是血管的半徑。

血壓與血管半徑的四次方成反比。也就是說,血管半徑略微增加一點點,血壓都會有很明顯的改變。

所以,改善血壓最有效的方式是:增加血管半徑,降低血管阻力。

 

我列了幾個會影響血管半徑的因素,其實還有更多。

 

動脈硬化。

 

血管硬化的表現是,斑塊在血管內壁積累,使得血液可通行半徑減小。

血管硬化也會降低血管壁彈性。

這些因素都會導致阻力增加,所以動脈硬化本身會增加高血壓的風險。

 

炎症。

 

血管發炎使血管壁變得僵硬挺直,伸縮能力變小,阻力增加[6]

 

一氧化氮NO。

 

NO是血管內皮細胞產生的細胞間的信使。

血管內皮細胞會感受血液流過時產生的應力,並根據應力大小釋放NO。NO擴散到血管外層的平滑肌細胞,導致平滑肌舒張,從而降低血壓。

 

內分泌系統。

 

我們的激素,比方說腎上腺素,血管緊張素,都會作用在血管的平滑肌上,使它收縮。

 

神經系統。

 

當我們高度緊張,交感神經興奮,會導致血管平滑肌收縮,血壓升高。

我們的食物可能會通過作用於以上的一個或多個因素,升高或降低我們的血壓。

 

   03   

肉類

 

肉類含有很多脂肪和飽和脂肪,消化吸收後增加血液粘度並影響血壓。

 

在腸道菌群的作用下,肉裡的左旋肉鹼產生三甲基胺,三甲基胺被肝臟代謝為TMAO

TMAO除了會導致動脈硬化[7],促進血管炎症[8],還會影響血小板凝結[9]

 

肉類也是很重要的導致肥胖的因素。

 

我們吃的動物性食物越多,體重越高。

美國著名的洛瑪琳達大學的經典臨床試驗已經證明的很清楚了[10]:肉類增加脂肪堆積與其無纖維和高脂肪有關。

 

紅肉、白肉、水產是導致動脈硬化的因素,因為他們本身含有膽固醇和飽和脂肪。

一般來說,食物的飽和脂肪和膽固醇相伴相隨。

當我們攝入飽和脂肪,我們的肝臟會感受到循環中飽和脂肪的變化,增加膽固醇的產生和輸出

 

肉蛋奶本身都是促炎的,其中一個促炎的環節就是通過腸道菌群。

肉蛋奶促進腸道非益生菌生長,最終導致腸道通透性增加(腸漏)。

在腸漏過程中,腸道細菌的細胞壁成分LPS,通過腸漏進入到血液,最終導致系統性炎症[11]

肉類攝入還會增加血液的皮質激素水平,後者導致增加血壓[12]

 

所以從各個角度來看,肉類是全方位促進高血壓的。

 

   04   

魚蛋奶

和其他因素

 

那麼魚類呢?

 

有的人認為魚類含有DHA,DHA是一種ω-3長鏈不飽和脂肪酸,是抗炎的,對降低血壓有幫助。

但這只是一方面。

 

魚類含有很高的膽固醇和脂肪,會促進肥胖和腸道非益生菌的繁殖。

同時,魚類含有大量三甲胺,是餐後血液TMAO升高的主要原因之一。

有報導稱,一些深海魚本身就含有大量TMAO作為抗凝劑[13]

 

一項薈萃分析發現,魚類可以顯著提高高血壓的風險8%[14];而另一項薈萃分析發現,魚與高血壓不相干[15]

考慮到,一般研究的研究對象是普通的肉食人群。和他們比,不能降低血壓就已經說明,攝入魚類並不比包含肉類的飲食對血壓的影響更好。

如果和素食者相比,魚類攝入將會增加高血壓風險。

這在AHS隊列研究中得到了證實[16]

 

從營養成分上分析,對血壓的影響和肉類差不多。

奶類也並存多種不利於血壓控制的因素。

一項加拿大的介入研究發現,純素食可以顯著改善高血壓,而蛋奶素食無效[17] 

 

油鹽糖本身不利於維持健康血壓,這點在營養學屆是沒有疑議的。

 

此外,運動會改善血管內皮細胞功能,提高NO的產生[18],同時也可以降低炎症[19]

 

還有一個就是曬太陽。

皮膚組織在陽光紫外線的作用下產生NO[20],導致毛細血管擴張。

曬太陽還會產生維生素D。

在一些隊列研究中,維生素D與血壓成負相關的關係[21]。所以曬太陽是非常好的。

 

   05   

更多數據

 

一項研究把糖尿病人分成兩組,一組是血壓失控的(高於130/80),一種是可控的。

結果發現:

失控組攝入了更多的蛋白質和肉類。可控組的飲食富含碳水化合物(接近植物飲食)。

 

每天每公斤體重攝入超過3克肉類,血壓失控可能性增加1.5倍[22]

 

 

另一項台灣研究對4千多位受試者跟蹤一年多,發現素食比例越高,高血壓比例越低。

 

素食可以降低高血壓風險大約三分之一。

即使在考慮炎症,腰圍,空腹血糖等因素後,依舊可以顯著降低血壓[23]

 

美國的McDougall博士在十年裡,給1600位三高患者進行了7天低脂純素的膳食干預患者的血壓平均顯著下降8/4毫米汞柱[24]

包括9萬人的研究顯示,比起非素食,蛋奶素可以降低高血壓風險55%,而純素食降低75%[25]

 

按飲食結構來劃分,非素食、半素食(不吃紅肉)、魚素、蛋奶素、純素食是健康程度遞進的膳食譜系。

 

研究結果發現,我們吃的動物性食物越多,種類越多,數量越多,高血壓風險越高;相反植物性食物的比例越高,高血壓風險越低。

需要強調的是,吃純素不是不可能得高血壓,而是把高血壓的風險降低。

 

其它影響血壓的生活方式因素包括,油鹽糖、作息(是否熬夜)、曬太陽、運動等等。

 

心態和情緒也會對血壓產生明確的影響。

而健康的素食對於建立和維持良好的心態也起到積極的作用。

延伸閱讀:

葷素搭配:科學還是偽科學?

美國2015年膳食指南真的取消對膽固醇的限制了嗎?

為什麼有人天天紅燒肉,活了90多歲?

吃蛋=吸菸?嚇得我都開始腸肝循環了!

魚、魚油?亞麻籽、亞麻籽油?喬布斯留下的營養學困惑

關注維生素D,遠離重大疾病!

高血壓高血糖高血脂?缺什麼營養?

參考文獻: 

[1]《中國居民營養與慢性病狀況報告2015》

[2] Lancet. 2017 Dec 9;390(10112):2549-2558

[3] https://www.aafp.org/afp/2018/0315/p372.html

[4] BMJ. 2009 May 19;338:b1665

[5] http://heart.39.net/a/180921/6539262.html

[6] Am J Cardiol. 1997 Feb 1;79(3):350-4.

[7] Nat Med. 2013 May;19(5):576-85

[8] J Am Heart Assoc. 2016 Feb 22;5(2). pii: e002767

[9] Circulation. 2017 Apr 25;135(17):1671-1673

[10] Diabetes Care. 2009 May;32(5):791-6.

[11] Curr Opin Lipidol. 2013 Feb;24(1):78-85

[12] Steroids. 1995 Jan;60(1):76-80.

[13] http://suo.im/5e1z7f

[14] Adv Nutr. 2017 Nov 15;8(6):793-803.

[15] PMID: 26805877

[16] Am J Clin Nutr. 2014 Jul;100 Suppl 1:353S-8S.

[17] Nutr Metab Cardiovasc Dis. 2015 Dec;25(12):1132-9

[18] Am J Hypertens. 2007 Aug;20(8):825-30.

[19] Child Obes. 2018 May/Jun;14(4):207-217

[20] J Invest Dermatol. 2009 Apr;129(4):820-2.

[21] J Steroid Biochem Mol Biol. 2019 Mar;187:68-75.

[22] J Am Coll Nutr. 2015;34(3):232-9.

[23] J Hypertens. 2016 Nov;34(11):2164-71.

[24] Nutr J. 2014 Oct 14;13:99.

[25] Am. J. Clin. Nutr. 2009, 89, 1607s–1612s.

文:徐嘉

圖片來自網絡

編輯:法聿

-END-

文章原始鏈接

作者:

Dr. Lisa Lai is a consultant expert in biology, education and healthy living. 賴博士擁有生物碩士與生物教育博士學位,喜歡跟大家分享蔬食營養知識、旅遊食記,以及愛美相關心得。賴博士曾任職美國責任醫師協會的醫學研究專員,對動物實驗以及替代方法有所研究。她目前是醫師協會的中英雙語媒體專員,收集並分享各式蔬食營養資訊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